第一卷:卖身 - 私生子1

所属目录:第一卷:卖身      发布时间 : 2021-10-29
咪乐|互动|直播|平台 报道称,该行动正值中国海军参谋部表示将在南海举行实战化演练之际。

  江乘风拧眉,伸手揉了揉额头,看着林梦,很是无奈。

    “梦梦,你太小了,别犯傻,这个孩子,你养不好的。你没有学历,没有钱,怎么养孩子?!现在孩子的养育费要得多高,一出生,就开始花大把大把的钱,奶粉钱、尿布钱、药钱,几乎一天的支出就得上百,你能付得起吗?!而且,孩子要上学,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这些根本就是用钱砸出来的,你又从哪里来钱?!现在普通的工薪阶层,夫妻两个养一个孩子都费劲,而你呢,独自一个人,怎么来钱?!你能甘心让那个孩子稀里糊涂地跟着你过吗,没法享受衣食无忧的童年,没法享受比较好的教育,就这么一直跟着你受苦,直到他苦哈哈地长大,也面临着学历不高,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替人干粗活的困境?!这些,你能忍受吗?!”

    林梦摇头,唇瓣越发地抿紧,透露出一丝脆弱的苍白色。

    江乘风狠狠心,继续往下说:“那我们再来假设你把这事告诉容凌,那么,容凌肯认这个孩子吗?他肯养这个孩子吗?!他那样的大家族,你这孩子过去了,将来还不指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最重要的是,你还想那样没名没分地跟在容凌的身边吗?!他还愿意要你吗?!这种豪门二奶,你觉得自己能胜任吗?!你不是这样的人吧,林梦!”

    林梦大力地摇头,她不要当二奶!

    江乘风又继续道:“而且,容凌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他一旦不要你,你的生活就不能保障,你和孩子怎么办?!”

    林梦摇头,无解。

    江乘风再给予一个重棒:“最重要的是,你没法和容凌成婚的话,你的孩子就是一个私生子。你愿意让你的孩子一辈子背负这样的名声,被人指指点点着吗?!”

    林梦身子一颤,手轻轻地抖了起来。

    江乘风看到了,眯了眯眼,忍下那一份心疼,叹口气,轻声道:“梦梦,我以前也处理过很多类似你这样的案子,年轻的女孩,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怀了孩子,有倔强地把孩子生下来的,但是最终要不就是遗弃孩子,要不就是孩子过得很苦,长大还有心理问题的。所以,相信我,把孩子打掉,是最好的选择!你还年轻,这孩子现在又没有成型,没了,以后还可以再生,等你有能力了,再把孩子生在一个健康优越的环境里,对你,对孩子,才算是真的好!现在生,时机不对,对你,对孩子,都只是苦难!你自己也是过来人,估计也有着方面的体验。梦梦,其实你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对不对?!”

    林梦咬咬唇,略微下垂的眼睑,遮住了流过的一抹泪光。

    她伸手,控制不住地摸了摸自己现在还什么都看不出来的肚子,心里酸酸疼疼的!

    她其实知道,不要孩子是最好的选择,孩子要是出来了,大概就只能跟着她受苦了。可——她舍不得啊,好舍不得啊……

    她的肚子里有个孩子,和她血肉相连。它现在就躺在她的肚子里,这是多么的神奇的事情。而且,再过七八个月后,就会有一个白胖白胖的娃娃,咧着嘴,在那“无齿”地冲着她笑,她想想,心里就有点甜,所以,舍不得……好舍不得……

    “梦梦,没多少时间了,就把时间订在下周三吧。那天我有空,可以陪你去趟医院!”江乘风当机立断说道,这意思,其实就是把梦梦往打掉孩子这方面推!

    在江乘风看来,这孩子不能生!不是说他不会出手帮忙,因为他肯定见不得林梦受苦,她要真是把孩子生下来,他肯定会把她给安顿好。但前提是,这个孩子不能是容凌的!

    容凌,多么危险的人物!容家,那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是容家的孩子,都有资格角逐下一任家主的位置。他不能确定这个孩子若是生下来,长大会是什么性子。他只知道,这孩子要是生下来,林梦必然还得和容凌纠缠,而且,有孩子夹在其中,这关系就会非常的错综复杂,就怕是想断都没法断。这不是他乐意见到的!

    他想要这个女孩,有娶这个女孩的心思。现在因为弟弟的死,没法就那么去追求她,没法就那么把她领进门来刺激父母,但他有时间去等,也有信心去等,等到她长大,等到那些伤痛慢慢地结了痂,他就会让她属于他。

    所以,孩子不能要!

    “我……得想想!”林梦垂下了头。

    江乘风叹气:“那就好好想想吧。这两天就别出去了,好好在屋里呆着,我下周三再过来。你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他不能这么频繁地出入这里,和她有纠缠,因为他有他的顾虑和为难之处。她曾经的过往、江破浪的死,这些都是难处!

    林梦点了点头。

    然后,便又是那无解的苦思冥想。

    眼看着时间一点又一点的过去,一天转过一天,林梦有些坐不住了。或许,她该给容凌打个电话,听听他的意思。孩子……也有他的份,他……也应该有权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的,他……他也许会……会有好的安排!

    对!

    林梦几乎是雀跃了起来,容凌那么聪明,他想到的东西肯定比她多,或许能想出什么非常好的安排,解决她的困顿!

    她站了起来,兴冲冲地往外走,只是来到了座机旁,又迟疑了。手已经伸了出去,可却支在了半空中,心里开始蹦跳了起来,却是慌的!

    万一……万一结果很不好,她该怎么办?!

    她将手缩了回来,惊惧地张大眼,瞪着座机。脚步紧跟着,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站在那里,仿佛和座机斗眼一般,死盯着人家不放!

    过了好久,久到她的眼睛开始发疼,久到她的双腿也开始发酸,肚子似乎有些不舒服了,她即刻拿手搭在了肚子上,放松身体,缓步坐在了沙发上。然后,一呼一吸地吐纳着,直至肚子里的那股不舒服消散。

    抬眼,再看向那座机,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决!

    就——听听他是个什么意思吧!

    她在这胡思乱想,其实全是无用功!

    手指尖,颤了颤,她到底是拨出了电话。那个电话号码,早已经刻入了她的骨髓里,是怎么都没法抹去的。他也曾说过,那号码轻易是不会变更的,只有少数人才知道!

    果然,电话通了,那头却是无声,大概是在确认她的身份!

    她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唇瓣,莫名得就觉得嘴里干涩地很,似乎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喂!”她终于说出了口,虽然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的慌乱。

    那头也终于“嗯”了一声,冷清清的,带着一抹淡漠,仿佛从鼻子里发出的不屑。

    她的心微微地刺痛了一下,强压下那股不舒服的感觉,舔了舔唇,声音不稳地继续说道:“我……我……我……”

    “我”了三声,话眼看着到了嘴边,可偏偏就是胆颤到没法说出口,有一种一旦说出口,似乎就会完蛋的错觉。

    那头无声,这次连一个鼻音也不给她,就等着她说完要说的事情。

    她的鼻子一酸,被他冷漠的情绪伤到。她已经告诉自己不要在意的,可大概孕妇容易伤感,情绪也比较敏感,自打怀了孕,她就特别容易情绪低落,也……特别容易就开始把心思往他的身上绕!

    想他了!

    控制不住地想他了!

    可他,好冷淡!

    她抽抽鼻子,强力压下心头的酸涩。咬咬牙,心想自己还是不要拖拉了,免得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窝囊的。于是,她狠狠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豁出去地对他说道。

    “我怀孕了!”

    一说完,心就猛地提了起来。呼吸也跟着小心翼翼了。两只耳朵几乎都竖了起来,小心地倾听电话那头他的动静,生怕错漏分毫!

    那头,静音了好久,静到连呼吸声都听不到。这让她感觉到害怕,因为太过安静,似乎都象征着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喂?!”她忍不住,喊了他一声:“你……你在听吗?!”

    战战兢兢着,心里七上八下着,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似乎吊了起来!

    “嗯。”那边终于有了动静,却还是一声鼻音。

    她又慌又急,不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他打算怎么样,总该来一句话吧!她神经质地又开始咬起了自己的手指甲,双唇因为跟着用力,而显得有些发白了。

    似乎沉默了有一个世纪之久,他才开了口,问:“多久了?!”嗓音隔着电话线传来,听着有一种莫名的沙哑!

    她的心,依然被吊着,依然是紧着的。

    “两个月了。”想了想,她又急忙补充:“快10周了!”

    那头,又静音了,不过这次他很快又开口说话了,声音带着低沉的冷酷。

    “不论这孩子是谁的,打掉他!”

    林梦的脑海,瞬间空白。

    她手一抖,话筒就从她的手里滑落,摔了下来,砸在了沙发上。她瞪着那座机,仿佛电话线那头藏着什么大怪兽!她的呼吸开始急促,每一下,似乎都在憋着巨大的怒火似的。

    不论这孩子是谁的,打掉他!

    这就是他的回复!

    这就是他的回复!

    不论孩子是谁的!

    不论孩子是谁的?!

    那是他的不是吗?!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悲愤的泪水,猛地从她的眼眶里流了下来!她一把抓起了电话,急促呼吸的同时,粗声朝他低吼:“孩子是你的!”

    吼得声音里都带了哭意,没法掩饰过去!

    她觉得自己受了侮辱!

    那个男人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电话线那头,熟悉的声音依然是冷酷的,仿佛机器一般地重复着冰冷的话。

    “不论孩子是谁的,打掉他!”

    她咬唇,唇瓣都给咬出血来了,被汩汩而下的泪水沾湿,立刻在唇瓣上匀开了血花。

    “孩子是在酒吧有的,在天阶夜色,那天晚上有的,是你的,你不许侮辱我!”她哭着控诉,哽咽地连声音都开始不稳。

    可电话那头的男人,该死的冷酷。

    “就这么说,打掉他!我是不会承认这个孩子的!”

    他冷酷地太过坚决了,让林梦开始愤怒,愤怒到想咬他,想砸烂了手头的电话。只是在她愤怒到快要到达临界点的时候,猛然一个想法窜过了她的脑海,这几乎是让她全身都冰冷了起来。

    “那天……”她的手哆嗦地就像得了病一般:“那天晚上,是……是不是你?”

    他沉默。

    这更加让她不安,她嘶吼了起来。

    “说啊,那天晚上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说啊,说啊!”

    她暴躁地像头怒狮,也癫狂地像只怒狮!

    他“卡擦”一声,挂了电话,浇了她一身的水,是冷的,从头到尾,冷得她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她无力地放下了电话,呆呆地坐了一会儿之后,掩面痛哭了起来。

    那个晚上,她的意识不清,只感觉似乎看到了容凌,所以也一厢情愿地就认定了和她纠缠在一起的男人是容凌,可是她却完全地忽略了,这可能会是别人。或者,她醉的太厉害了,所以把别人看成了是他!

    只有那么一次,孩子就是在那个晚上有的。

    他那么冷酷地命令她把孩子给打掉,那么决绝地说不会承认这个孩子,是不是,因为这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因为那天晚上,他根本就没和她在一起!

    这个想法几乎让她崩溃!

    她惊惧地缩成了一团,猛然间就觉得肚子那块好冷!

    要真的不是他的孩子,不是他的……不是他的……

    她哆嗦了起来,眼泪更是宛如河流一把地流了下来。要不是他的孩子,她还怎么要啊?!

    心里有窃喜,对这孩子也有些莫名的期待,不过就是因为认定了那是他的孩子!

    可,孩子要不是他的!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这根本就不是由她决定的事情了,第二天早上大概9点钟的时候,一群人敲开了江小谐的家门。保姆开门,带着防备。

    “找谁啊?!”

    “找林梦!”领头的男子带着一丝笑意,那干净的外表,利落而成熟的气息,看上去就像是个很有能力的人!

    保姆本能地有些警觉,把林梦给叫了出来。

    林梦认识这个人,容凌的生活秘书——小段,在希望新村的时候,她是见过这个人的!

    “容总让我来的!”

    小段微笑!

    可林梦的脸色却白了。

    防盗门不是能不能打开的问题,而是即使不打开,小段带来的人也完全也这个能力自己打开。

    “他……让你来做什么?!”她的嗓音带着大哭之后的沙哑,眼睛依然红肿着。昨晚上,她是哭着睡了过去的!

    小段进了门,还算是有礼地回道:“容总吩咐我带你去趟医院,这是昨晚说好的事情!”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不言而喻了。容凌派来了人,强制性地要带林梦去医院打胎!

    林梦的身子晃了晃,浑浑噩噩地被两个人拉着走着。上了车,往医院去!最后的目的地,果不其然地进了手术室。

    “躺上去吧!”已经穿好手术服,带着口罩的医生,淡漠的命令,遥手指了指手术台。其实两个多月打掉孩子不过就是吃些药片的事情,不过病人方面要求安全稳妥,那也就只能上手术台了!

    林梦瞪着那宽宽窄窄,像个棺材板的手术台,大脑有一分钟的空白。

    她之前所有的坚持,都被这个孩子不是容凌的的猜测所摧垮了。一个陌生人的孩子,她怎么要?!又哪来的勇气抵抗重重困境好好地去养?!

    打掉它吗,就这样让这个孩子消失,让所有的过去都化为云烟吗?!

    她不知道……不知道……

    被护士推着,身不由己地推上了手术台,那边医生已经吩咐准备好麻醉用品了。

    手术台好冰冷啊,她一躺上,冷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双腿都跟着打颤。耳听着,周围有走动的声音,是护士在那准备东西,时而有护士和医生的交谈声,听起来很近,可又让人觉得遥远!

    一双手,猛地摸上了她的腿!

    “把裤子脱掉吧!”冷漠的命令,出自带着口罩的医生的嘴!

    林梦的手开始哆嗦,迟迟搭不上裤沿!

    不要孩子,真的不要孩子了吗?!

    这裤子一脱,就没有退路了,孩子就没了!

    在她的肚子里,安安静静地呆了两个月,悄悄地和她融为了一提的孩子,就会没有了的!然后,她就还是她了,一个人的她了!

    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你没想好吗?!”医生冷漠的口气,突然添了一丝柔软。她拉下口罩的刹那,林梦才发觉,这个人她竟然是认识的,就是那天断定她有孕了的那个女医生!

    “你没想好吗?!”女医生又问,眼睛里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的祥和和慈悲:“这也是一个生命,不要随意而任性地去轻贱任何一个生命!姑娘,我再问你一次,这孩子,你到底是留还是不留?!”

    不要去轻贱任何一个生命吗?!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私生子1,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下一章:私生子2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