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久网 - 玩家喜爱的网络游戏资讯门户

新闻中心
热搜:绝地求生助手LOL荒野行动Plus活动
  • 关注游久电竞
    关注游久网
    咪乐|直播|平台|比例 车身稳定系统能尽量避免失控状况发生,所以不建议您关闭。

      身经百战的CSGO教练zonic接受了Dexerto的采访,他希望在为一支战队效力6年后开启新的传奇。曾有报道称zonic将与明年1月1日加盟Vitality,同时带来两位A队选手——dupreeh以及Magisk。对此,zonic未发表任何看法,他只是说自今年夏天以来,他已经收到了许多报价。丹麦人表示,自己的目标是在下支战队获得更大的成功,而他对自己目前的成就并不满意。

      正是在zonic的掌舵下,Astralis登上了世界之巅。他谈到了加入A队时的事:

      “当我加入时,我们有远大的抱负,为获得胜利,我们很乐于开拓思路解决问题。”

      “我认为我们是第一批赋予教练更替选手权力的队伍。以往都是一群队员们在酒店房间里谈论第五人有多不够好。”

      “我们希望摆脱这种情况,让教练能发号施令,就像在传统体育里一样,队员围绕在教练身旁。”

      “我们希望找到升格的方法,尽管犯过一些错误,但现在看来,最终结果不言而喻。”

      2020年,A队王朝的控制终于开始松动,gla1ve与Xyp9x接连因倦怠请了长假。但是,A队真正的危机是2021年4月份,那月爆发了一件惊天转会——device出走NIP,这让zonic建立的团队走向瓦解,他也开始重新评估自己未来的选择。

      “对我来说,我的梦想之一曾是成为CSGO中的弗格森爵士,在一支队伍坚持25年,与同一俱乐部几代阵容共拓蓝图。”

      “离开Astralis、离开一个团队固然让人难过,毕竟我已经跟A队的选手、同事们建立了长期关系。”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我现在很期待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队伍中考验自己。”

      而在最近的斯德哥尔摩,那个曾今达成Major三连冠的队伍甚至没有进入淘汰赛。即便挑战者组的大翻盘显示出强大的斗志,但传奇组战斗的强度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承载力。

      “我们尽量保持兴奋。我们知道赢Major很难,我们对此保持敬畏。”

      “A队确实有些不对劲。虽说已经尽力作战了,但是,当你知道自己在未来不会属于这里时,就很难再打好比赛了。”

      “我们试图解决问题,但时间不允许。gla1ve刚刚得子,当我们到达线下时,能纠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本希望能修整一两日进行纠正和分析,但是0-2开局,加之日日都要比赛,我作为教练几乎没有空间以再找出症结。”

      “我们打得很勇猛,但以我的要求和Astralis的招牌来衡量,还远远不够。我内心深处也知道,各飞东西的心理暗示是其中一个原因。”

      如今,在BLAST Premier 秋决中,他将不会出现在哥本哈根皇家竞技场。被剥夺与粉丝告别机会的zonic徒增了的挫败感,尽管他理解俱乐部希望翻页。

      “当我被告知我不能再率领团队出征时,我很沮丧。相伴六年,在最后却无法在主场粉丝面前告别。我们会珍惜这个机会的,粉丝们也一定也会渴望这个机会的。”

      “但我的理性告诉我,Astralis完全有权做出这个决定。这是他们的队伍。如果我们在Major表现不佳,如果他们想借此研究明年的新阵容,那么我完全能理解。”

      “但是,我是真的很想与丹麦粉丝们进行一次正式的告别。”

      毫无疑问,如今的zonic功勋卓著,是CSGO业内最负盛名的教练之一。然而,他依旧保有强烈的求胜欲:

      “尽管听起来挺狂的,但我确实还不满意。对我来说,赢下像Major这样的大型赛事,无疑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不过,蛰伏不会太久。第二天,我就已经在考虑需要多久修整、需要为下一场比赛做多少准备了。我渴望在其他团队复制在A队的成功。”

      “有许多关于我想退休以专注于家庭的传闻。是的,我有两个孩子,而每年有200天在跑比赛,这很困难,却也是我的热情所在。”

      “我打1.6的时候,条件不好,也不专业。当我打算要孩子时,我专注于学业,并获得了商业和IT的硕士学位。”

      “但是,当我看到CS正朝着我梦想的方向发展时,我决定说服我的妻子——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尽管那时我已经有一份全职工作了。”

      “也正是在那时,Astralis进入了我的视线,带给我某种信念。这是我的热情所在,而我离开CS的那段时间过的很沮丧。所以,我希望能够延长我的教练生涯。”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