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2234章 辞别雨下的星

咪乐|宝宝|直播 总决赛中Newbee与Liquid这两位老对手再度碰面,然而这次Newbee打破了不胜Liquid的魔咒,鏖战五场3-2击败Liquid斩获ESLONE云顶2018总冠军,同时还获得了16万美金的奖金以及宝贵的200分赛事积分。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是你们。

看到这些人,晟狱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

诸天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口香糖,缓缓的放进嘴巴里的时候,身后,罗枭摘掉了雨衣兜帽走上来,由上到下的打量了晟狱一眼

“无论是气息的沉淀亦或者是眼神中布满了那股故事感与沧桑感,都相较你之前的年轻气盛丰富的太多太多了,看来,这几年你没少杀人、也没少到处跑吧?不错,不错,君麒麟把你训练的很好,当初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如今也有了一个男人样了。”

白面罗刹——枭,晟狱有些害怕的握紧了拳头。

“想要闹出点动静来吗?”

罗枭看着他的拳头说道“制造出来点声势,然后吸引天门的唐夜之凰过来,以此来让局面混乱,而你则可以浑水摸鱼的跑掉对么?”

哼哼哼,他一边冷笑,一边点燃了一根香烟,告诉他

“七皇子,你觉得我们做事会有这么马虎吗?”

旁边的诸天将嘴巴里面的口香糖吐出来,团成团,然后用手指弹出去。

飞舞的糖果持续了百米的距离后,“嘭…”的一下轰击在虚空上。

“嗡嗡嗡…”,虚空释放出一股股棕色的气息波动。

是墙,迷宫之墙,这里的百米范围,已经被迷宫之墙所覆盖了,从外面看,是绝对看不到迷宫墙壁内的东西的,也就是说,即便这里天崩地裂,外面也很难察觉,看来,我不能够趁乱把天门的人吸引过来,然后借此逃跑了。

晟狱心说,眼神中露出了一丝遗憾。

罗枭叼着烟,傲慢的昂起头道

“你是自觉的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们动用点残忍手段,把你带回去呢?”

“枭哥,我也算是你看着长大的,不能够给次机会吗?”

哟,打感情牌呢?

罗枭伸出黑桃刺青的手将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推上去,冷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了,我知道你还在担心着你的任务,我就告诉你吧,你们九流最后的任务,也就是将同伴的尸体救走,这个人物已经完成了,但是很遗憾的是,你的两位同伴,余香和姜阴,也已经死于天门之手。”

晟狱先是自豪的笑了一下,似乎是因为同伴的争气。

而后又落寞的垂下头,也是因为同伴的死亡。

九流到此,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罗枭吐出一口烟雾说道“当年国王在王宫成立—虎贲将军,一共有九位,挑选的,那都是白夜国万里挑一的高手,在人口两千多万的白夜国,这九个少年意气风发的走进了王宫,他们骁勇善战,忠心耿耿,很快在整个国度名声大噪。”

以狼帝柳风烈为首,人们将他们称之为——白夜九虎。

那家伙,是百年一出的天之骄子,他也被收纳进入最高等级组织—朝歌!

“既可惜又遗憾的是,他们的忠诚,却不被国王所看到,在那场灭国的‘极昼之战’中,白夜九虎遭人暗算,如果不是他们太过于出类拔萃,按照正常的故事发展,他们九个应该全部都死亡在战场中,但是偏偏…他们一个都没有死。”

罗枭的眼神中出现了往事:

极昼之战后,白夜九虎各自流散,去向不明,如果不是夜影亲自追杀柳风烈,九虎,应该都能够安然无恙的存活下来,时隔多年,我们感应到了羲醺二皇子的召唤,八个虎贲神将,再度在南吴城聚集,是因为我想要报君麒麟的“一箭之仇”(灭国),也是因为我们要报答羲醺的恩情,当年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脱身而出。

他点燃了第二根烟说道

“朝歌,也随着柳风烈和裘青衣的死亡,而正式覆灭,白夜国,也已经成为了乌鸦展翅停留的沧海废墟,当年再怎么轰轰烈烈的故事,今日从我的口中说出,那已经成为了带着叹息韵味的往事。”

晟狱道“可当年那场海劫,我父亲已经将‘星舟’所锻造而出,只要我们听他的话,我们就能够全部都得到进化。”

还敢提这茬吗?罗枭的眼神出现一丝凶狠。

“白夜国的人本来就跟普通的人不一样,有些人在‘白夜’的环境下,能够力大无穷、日行千里,有的人在‘夜幕’的环境下,能够吞云吐雾、气吞山海,有的人更是在‘极昼’的环境中,能够飞天遁地,我们本来可以乘坐‘星舟’,实现更甚一步的强大进化。”

别他妈跟我提什么星舟,那就是你父亲的一己私欲,他想要带着我们所有的人,跟着他一起赴死,跟着他一起完成他那愚不可及的梦想…

罗枭打断了晟狱的话。

他伸出双手说道“我们那里跟普通人不一样,我们也是一个头两只手,进化?哼,我们是动物咩?还能够进化,那种自私自利的事情,就应该扼杀在命运的河流之中…”

当年,如果不是二皇子带着我们奋勇反抗,只怕你父亲的阴谋,就要得手了。

行了。

罗枭摆摆手,示意不必多说“故友寒暄也到此为止了,七皇子,你也算是在外面跑的,你应该知道,面对我们,你不可能有一丁点的胜算,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现在跟我走…”

他看了看手表,道

“你应该还能够喝到你二哥为你准备的接风茶。”

想要让我加入你们吗?晟狱问他。

“有何不可呢?玄英大人所率领的新组织‘凤仪’,虽然才刚刚来到时代不久,但是我们的第一战,对抗闪灵,便取得了傲人的成就,下一战我们打败君麒麟,那将会让我们名声大噪,如果这个时候,你能够辅佐,那必将是如虎添翼。”

凤仪?晟狱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鄙夷:你们也配取这个名字?

配不配不重要,罗枭告诉他“打断了骨头连着筋,说千言,道万语,你们毕竟是血浓于水的兄弟,九流也要成为历史,而邪帝组,也会成为书纸中的上一页,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得有个奔头,难道你不想要在下一页还出现么?”

有些时候过于固执,会成为一种愚蠢。

“自私一点,对自己没有坏处。”

“人嘛,优先该考虑自己,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只不过是过客。”

呵呵呵,哈哈哈哈。

晟狱笑起来“枭叔,你还是跟小时候教我的口吻一样。”

罗枭看了看手表继续道“茶会凉的,七皇子。”

话音刚落,只看到晟狱一脚踏地升腾到天空中,推背图彗星冲击直接爆发了下来,轰炸在周围的建筑上面,顷刻间,三四头神魔偶刑天如同护卫般,站在了晟狱的四周。

“有点进步。”,诸天道。

“不错,能够瞬发出来了,推背图被你开发的很好,如果按照这种速度的话,只需要三五年的时间,你的名声、威望、功勋,就能够比肩现在的刑烈。”

罗枭说话间,全身燃烧起来了三色业火。

万狱界爆发的他摇摇头“不过,路走到这儿就戛然而止,太可惜了。”

“枭叔,天爷,云叔,凌爷,小狱我,是你们几个带大的,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的品性,我是不会向你们低头臣服的,九流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可能在过去的某年某月,就已经死了,我们之所以活着,只不过是心中有未了的心愿。”

云伽摘掉了兜帽,他一头雾灰色的头发,戴着圆框眼镜,高马尾,两缕头发悬在脸颊两侧,十足的老帅哥。

他劝阻晟狱“再想想,再考虑考虑。”

“再想多久,答案都是一样。”,晟狱回答他。

那就很遗憾了,云伽带着可惜之色低下头

“有些故事,那终究只能够成为故事了,小狱,熟人之间有一点好,那就是他们知道,刀子要往你的什么地方捅,才是最致命的,才是最痛的,你的推背图,就是你天爷教你的,如何制作魔偶,是我教你的,战斗机巧,是你枭叔教你的…”

“我不会臣服。”,晟狱说道。

“所以我才说,这很遗憾。”,云伽的话音刚刚落下,猛然的抬起头,强大的意念控制,让晟狱一瞬之间只感觉到身体里面的鲜血逆流、筋脉错乱、心脏在一秒钟狂跳了四十多下后,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反震在地上。

下一刻,只看到云伽背着手,瞳孔中,一股股灰色的波纹不断的扩散出去。

霎时,范围百米成千上万的雨滴全部都变成了灰色,直接暂停了一秒后,全部都改变了坠落的方向,朝着晟狱爆发过去。

一头刑天挡在了晟狱的前方,灰色的雨点疯狂的冲击在它的身躯上,犹如穿体的利箭般,无数的雨滴将刑天的身体直接穿透,一秒钟的时间,让其身上出现了无数贯穿的血洞。

“电影。”

只看到一道道金色的电光,随着罗枭的冲刺,直接炸裂般的闪烁在虚空中。

他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前方,两头刑天握着巨大的战斧,直接劈斩了下来。

“哇…”,刑天肚皮上面的眼睛骤然瞪大,杀气腾腾。

罗枭伸出双手,将两把巨斧抓住,而后狠狠一捏,斧刃上面,出现无数了一道道碎裂的痕迹后,巨斧破碎,紧接着,罗枭一脚踏地:

万狱界·专属技·十八地狱第二层-铁树地狱。

一大团的地狱业火从他的双脚下疯狂的蔓延出来,下一刻,一条条长满了尖刺的铁树藤从业火中疯狂的冲锋出来,如发疯的黑蛇般,在刑天的身躯上面迅速的缠绕着,只不过短短几眨眼的瞬间,三头刑天的身体已经全部都缠绕了铁树藤。

罗枭双手做抓取的姿态,铁树藤纷纷的缠绕勒紧。

三头神魔偶被绞的破碎成无数的光点,迅速的消散。

这到底是万狱界太强还是怎么?为什么如此无敌的神魔偶,会被像杀鸡一样的,疲软不堪,这样简单就被全部搞定了吗?

“杀了他。”,身后,一直低着头的诸天说道。

我知道了,罗枭举起右手,一股股金色的电光在手掌上面闪烁起来。

看着下方的晟狱,他突然有些恍惚,愣神间:

仿佛看到当年的七皇子跑过来,抱住他的腿,奶声奶气的问道

“师傅,您就是以后要教我武艺的师傅吗?您是我的二师傅。”

罗枭眉头一皱,但是也是这个时候,晟狱从地上猛的站起身。

他转身想要移动的时候,云伽的灰瞳又闪了两下。

奔跑的晟狱,直接腿骨断裂,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随后,随着云伽右手手指不断的移动,他身体的骨头“咔咔咔”不断的错位,关节的移动声,好似是鞭炮般,清脆炸响。

晟狱全身骨头错位,手势是类似召唤的手势:

元素魔偶-雨之…

云伽低下头,用中指推了推镜框后……

晟狱的十根手指无法在做召唤式,在瞬间全部都断开。

“我来。”,罗枭连忙说道“我来杀掉。”

但是,诸天双手从兜里面拿出来,一个奔腾上来,一把将罗枭推开,随后握紧拳头,一拳下去,将晟狱的脑袋直接打出一条条的裂痕,下一刻,他扒开了晟狱的衣服,将手指刺入了晟狱的后背之中…

天雷,一声声不断的炸裂着。

黑白色的雨幕之中,一张半截人皮被直接扒了下来。

而地上的晟狱,已经瞪大眼睛,离开了这个世界。

罗枭上前,用力的推搡了一下诸天“你有病啊?”

诸天不言不语,将人皮卷好,双手插兜,低着头跟罗枭擦肩而过的时候说道“你高尚?”,而后冷哼一声,朝着远处走去。

香夫人等人也深深的看了晟狱一眼,转身离开。

“走了。”,云伽喊道“越看越心怀内疚,还不如不看,人不就是这样吗,骗自己一天算一天,每天都自欺欺人的活着,找个借口,搪塞一下内心的那份愧疚感吧。”

迷宫之壁破裂,几分钟后,小唐和蛮牛带着一众天门战士来到了此处。

天战上去试探,喊道“大佬们,他已经死了。”

蛮牛看了看四周,一点战斗的痕迹都没有,这就说明,晟狱极有可能是在毫无还手的情况下,被人杀掉了,晟狱实力很强的,能够有如此的手段,敌人要么掌控了晟狱的弱点,要么…

“很了解他。”,小唐看着老牛说道。

“玄英的人?”,小唐顺着老牛的话点头,吩咐道“你们几个,处理一下,海葬吧。”

二线大哥问“难道不二度火刑烤了吗?”

“烤你妈啊!”,小唐直接扇了他一巴掌“你是不是有病?”

几分钟后,虽然暴雨,但是还是有火堆在海洋上面燃烧起来,九流的一些人在火堆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老牛跟小唐撑着伞站在火焰的旁边,船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老牛说,如果这次南吴城能够挺过去,他退出天门十三。

“退居幕后吗?”

牛吸了口雪茄道“我想着,总要给新人一点机会。”

“可是你,也是拼搏到这个位置上面来的。”

“如果我连这点容人的心胸都没有,那么注定我蛮牛这辈子的格局,都永远是天门十三,世界很大的,以后天门的地盘会陆续的扩大,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再去吧,你呢?夏姬不也是快生育了吗?当了爸爸的人,拳头,还有那种桀骜不驯的少年狂热吗?”

小唐没有说话,伸出手拿过老牛的雪茄。

————

书翻一页,九流的故事,也句号在了上一页。

一只肥胖的手,将一根雪茄,扔进了一杯红酒里面。

“什么?异星?你为什么不相信,闪灵不就是从异星来的吗?这时代,搞什么地狱界就行,帝君虹还是宇宙能力都行呢,异星这还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吗?无非就是异度空间的玩意儿而已,我晓得我晓得,风险很大,但是…但是…”

圣域的殿长他们,此时此刻已经默认着我们的存在,只要我们打败君麒麟,哼哼哼,我们便能够在敌联盟彻底的站稳脚跟。

太阳区,城西,林业场。

拂晓时分,天幕蓝黑色,小雨淅淅。

珠光亨霍金斯从豪车上面走下来,一边怒吼着“赶紧给我干活,木头给我锯起来,玄英大人要木头有大用。”

“那边的那边的,大早上就在偷懒吗?”

“眼睛往哪儿看呢?眼睛给我看干活的工具!”,霍金斯身边两个极品美女捂着嘴笑,可把那些干活的手下们馋坏了。

工作区远处的密林中,豪华的帐篷已经搭建好了,珠光亨一边摘着手上的翡翠戒指一边吩咐道“你们去给我准备早餐,我要吃烤兔子,对了,一个小时内,不要用人来打扰我,我需要…补补觉,你们懂得吧?”

“是,老大。”,手下的人将帐篷关好,退了出去。

“金金哥,玄英大人不是吩咐,要在这里等待‘异空间列车’吗?上面据说有驱逐‘闪灵’的族类哟,他们可是比闪灵还要强大哟,你就不怕,坏了玄英大人的事儿吗?”,美女一号提醒道。

我们刚刚杀掉九流,刚好立下天大功劳,而且我已经跟‘飞魄族’联系到了,列车从异度漩涡中驶来的时候,会通知我的。

“来吧,补补觉!”,珠光亨大笑起来。

他丝毫没看到外面,篝火在帐篷的倒影下,裁缝匠拿着榔头的影子,由低到高,慢慢的升起来…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