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国内剧情许安妮

韩国|咪乐|暖暖直播观看 香港政界人士谴责这些港独分子否定一国两制,更勾结外部势力,密谋破坏一国两制甚至分裂祖国,香港特区政府必须密切留意事态发展,并必须尽快将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纳入议事日程,禁止有关的分裂活动。

燕舞当时的广告歌曲非常契合那个年代的流行音乐,通俗中带了几分摇滚,流行中带着几分时尚,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非常亲切和时髦,而这也正是燕舞广告的成功之处。

80年代初随着国内改革开放,国外的流行文化已经开始影响到了很多年轻人,喇叭裤爆炸头,墨镜这些都是模仿的国外的电影,而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舞曲的士高野狼等等,也都充满了快节奏,重金属摇滚的元素,是这个年代时尚青年最爱的音乐。

段云想在央视做广告,而且还想让自己的音响广告超越燕舞成为一个时代的经典,这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现如今燕舞广告并没有在央视上播放,段云也不打算抄袭燕舞广告的文案,他有着另外的打算。

80年代在中国摇滚流行乐坛上名气最大,影响力最为深远的,毫无疑问就是崔健。

关于年少时就是崔健的歌迷,关于出现所有的歌曲录音带他都有,那个时代的崔健给段云的只有两个字,就是“震撼”。

《一无所有》《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花房姑娘》《假行僧》等崔健的歌曲,段云都可以完整的哼唱出来,而且曾经有一段时间,段云甚至也想学乐器,成立一个自己的摇滚乐队,可以说崔健是影响到段云青春的一段记忆。

不过在1983年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崔健还籍籍无名,无论报纸电视还是其他媒体,都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报道。

实际上,崔健真正开始出名的时候,是2021-11-30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百名歌星演唱会上演唱了《一无所有》,而正是这首歌宣告了中国摇滚乐的诞生。

段云前世的时候,曾经看过关于崔健的生平报道,知道现在的段云还只是北京交响乐团的小号乐手,还没有成立自己的乐队,而在1983年也就是今年的时候,崔健写下了自己的第1首歌《我爱我的吉他》。

重生到这个时代,段云一直也想见见自己这个年轻时的偶像,另外他还有的其他的想法。

如今国内代言还没有出现给产品代言的明星,大部分电影电视明星都是体制内的演员,演戏,拍电视剧都只是份内的职业,远没有后世那么浓的商业味道。

花苞头清纯可爱粉嫩少女

段云的想法就是自己的天音电子厂成立后,让崔健来代言自己的音箱产品,和他签订长期的代言合同,而自己以后的央视产品广告,也部让崔健来拍。

在段云看来,崔健的几首成名曲,每一首都非常经典,拿出任何一首曲子剪辑做成的广告,效果肯定会比燕舞广告更加的受欢迎和轰动。

这个时候的崔健没什么名气,只是个普通的小号手而已,在段云看来,只要价格给的高一些,相信崔健本人是不会拒绝的。

但段云暂时不会再去北京,即将进入10月,他要参加总厂这边的劳模表彰会,10月中旬还要参加广交会,这段期间他有很多工作要做,暂时没有时间去北京找崔健。

工商营业执照再有几天就能拿到,在这之前,段云需要先解决厂房的问题。

第2天的早晨,段云就如往常一样上班来到了厂区。

换上工作服在车间转了一圈后,段云来到了新厂房旁边的小厂房。

当初市局给劳动服务公司盖厂房的时候,原本只是想在旧地基的基础上建一个新的大厂房,作为厂里的二车间,而后来在段云的要求下,又在新厂房的旁边盖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大的小厂房,厂房中水电线路齐备,搬入设备后就可以直接生产。

但实际上新的二二车间厂房面积很大,已经足够满足段云产品的生产,而且市局批给段云的设备也并不算多,到现在二间厂房还有一些空下来的位置,足够摆放设备,所以一直到现在,厂区西边小厂房一直都是处于闲置状态,平时只是偶尔当做临时仓库存放产品设备。

而这个西边的厂房,正是段云当初埋下的伏笔。

段云从一开始,就想将小厂房当成自己私营电子厂将来租赁的厂房,而随着工商营业执照即将到手,段云当初留下的伏笔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厂房属于大集体的资产,段云身为经理虽然权力很大,但租赁厂房这种事情是必须通过职代会讨论通过才能实行的,否则一旦让人举报,将会给段云带来一些非常大的麻烦。

段云想在职代会上通过厂房租赁的事情,就必须要书记姜建华的帮助,现如今姜建华和段云是穿一条裤子的,之前两人也配合的相当默契,加上企业的效益好,工人福利高,所以现在包括机关内部,再也没有人敢质疑段云的能力和他对着干了。

将闲置的厂房租赁给自己的私人企业这是有些敏感的事情,不排除会有下面职工有反对意见或拿这件事说事,所以段云的打算是要给劳动服务公司这边职工一些甜头,包括租赁厂房的资金给职工添加一些福利,另外就是段云准备宣布给厂里盖新房的计划,用这些大的福利拴住人心,同时也将部分职工反对租赁厂房的事情压下去。

一番考虑过后,段云随即来到了书记姜建华的办公室,和他商量起租厂房的事情来。

江建华这也是刚刚才知道段云自己要开办电子厂,简直惊讶的目瞪口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段云居然敢顶着国家干部的身份独立办厂。

说到底,这二年人们思想还都比较保守,尤其北方这边,对私营企业都存在一些偏见和看法,姜建华也不例外。

但后来得知段云的厂子是市局瑞局长和副市长同意的创办的后,姜建华很干脆就同意了段云租赁劳动服务公司厂房的事情,毕竟有上级领导点头,他一个大集体书记也只能顺势而为。

俩人商量了一阵后,下午姜建华就组织召开了场的职代会。

会议中姜建华提出要把厂里的闲置小厂房租赁出去,每个月厂房的租赁金块钱,厂里一分不留,将部用于给职工发放福利,平均下来每人两块多,以防暑费和暖气费的名义每月和工资一起分发下去。

两块多钱在这个年头还是有点消费力的,所以姜建华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职代会代表的积极响应,白来的钱自然不会有人拒绝。

最终段云通过这次的职代会,拿到了小厂房三年的租赁合同,每个月块钱租赁金,水电费自理。

这其中段云是占了很大便宜的,块钱一个月的厂房租赁费在他看来很廉价,另外就是小厂房的水电和劳动服务公司共用一块总表,为了避免纠纷,段云以后还会在小厂房额外添加一套水电表,但无论如何段云都能享受到廉价的国企工业水电价格,这无疑又省去了很大一部分的生产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