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普京发飙多国翻脸,阿富汗的斗争才刚开始

咪乐|直播| 下载 据报道,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改革正在祭出实招,政府垄断住房用地格局将改变,房地产开发商也不再是一手住房的唯一提供方。

2021-12-02 19:54:06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美国撤军后留下大片权力真空,阿富汗周边多国的明争暗斗正逐渐升温。阿富汗内部派别争斗,其间关系错综复杂,也与周边国家的介入密切相关。

2.阿富汗建立包容性政府仍是周边国家的共同期待,但塔利班目前的所作所为,显然没有达到各国期许。塔利班表面声称“9·11当天举行就职典礼是谣言”,但背后本质是各国不愿过早为塔利班站台。

3. 对阿富汗问题,俄罗斯内部分歧持续近一个月,普京一锤定音:不承认,不对话。俄罗斯拒参加塔利班就职典礼,但干预阿富汗的最佳时机也由于外长拉夫罗夫的误判而错失。

4.为打击恐怖主义,上合组织曾应运而生。如今阿富汗境内还存在许多被塔利班庇护的中亚民族极端武装,而且是以推翻中亚各个“斯坦”政府为目标。如今塔利班政府到底是改头换面,还是新瓶装旧酒?仍有待观察。

塔利班入主喀布尔一个月了,“9·11”的20周年也过去了,塔利班的中央政府开始运作。除了时不时的保守政策宣示,阿富汗新闻已经没有多少人关心。

然而,当美国远遁,周边各国关于阿富汗的“大博弈”(Big Game)才刚刚开始。

而这些激烈的地缘争斗,咬牙切齿的重要发言,却又全都迟迟不见于中文媒体的报道。

我反复强调过,阿富汗的局势,有着极其复杂的地理,历史,宗教,民族,文化,周边地缘背景。

可网上一些“国际政治速成写手”只会翻来覆去地翻炒“美国是唯一撒旦”,“美国一走,问题消失”。

这种中亚,南亚地缘十字路口的极端复杂博弈,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参透的。

周边国家的愤怒翻脸

阿富汗内部的不同派别争斗,自然也与周边诸国的介入紧密相关。

当塔利班用一周时间(8.31~9.6)迅速攻占了潘杰希尔山谷,伊朗,塔吉克斯坦外交部都立刻爆发出愤怒的发言。

▎ 画面中这两位标着绿点的人物,有人知道他们的联系么?

9月6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蒂布扎德表示,对潘杰希尔最近发生的事件表示关注,并呼吁对“有关外国”干预潘杰希尔峡谷局势的报道进行调查。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还说,潘杰希尔指挥官的殉难令人非常失望。伊朗以最强烈的方式谴责昨晚的袭击。

我们目前正在研究发生了“外国干预攻击潘杰希尔”的可能性。巴基斯坦是否进行了干预潘杰希尔的袭击,目前正在调查。

伊朗认为,阿富汗内部会谈是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唯一办法。我强烈警告,必须遵守国际法规定的所有红线和义务。

伊朗正在密切关注阿富汗的事态发展。阿富汗历史表明,直接和间接干预只会导致侵略者的失败。

塔吉克斯坦外交部长西罗吉丁·穆赫里丁更是直接愤怒指称:

“塔利班在第三国的帮助下,使用飞机袭击潘杰希尔,杀死了大量塔吉克人。”

这基本就是宣布:我塔吉克斯坦记住了你巴基斯坦这笔血债。

▎ 阿富汗民族分布图:浅黄为普什图,紫色为哈扎拉,绿色深绿为塔吉克,黄色为乌兹别克,紫红为土库曼。

塔吉克斯坦表示,将只支持一个所有族裔群体参与的,包容性的阿富汗新政府,塔吉克人要在其中占据应有的地位。

有人会问,塔利班里不是就有两个塔吉克人代表吗?一个经济部长,一个总参谋长。

呵呵,那些塔吉克人,可是塔吉克斯坦做梦都想除掉(反之亦然)的一生大敌(后续细说)。

取消的9月11日新政府庆典

从塔利班进占喀布尔,一种传闻就在网上愈演愈烈,那就是塔利班预计将在9月11日举行“复国典礼”,彻底挑衅美国。

当9月7日,塔利班宣布了临时政府组成。这种看戏的期待也就达到了最高潮——满屏满屏的“9.11办事?”“9.11庆典!”“9.11好日子?!”

想问这些中国网民,塔利班凭什么要故意跟美国彻底闹翻?

唯一比较明确的是,塔利班向俄罗斯,中国,卡塔尔,土耳其,巴基斯坦,伊朗等国发出邀请,请他们出席塔利班临时政府就职典礼。

而对时间和细节,9月8日,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Shaheen)回应称——“我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消息”。

但到了9月10日,塔利班文化委员会成员伊纳穆拉·萨曼加尼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阿富汗新政府的就职典礼几天前就已经取消”。

除此之外,萨曼加尼还进一步表示,就职典礼“将在明天9月11日举行的谣言是不准确的”。

几天前,就已经取消?说明还是真的想办,对吧?

实际上,真相就是受邀各国大都觉得,塔利班新政府名单包容性不够,在反恐等方面也口惠而实不至,不倾向于参加典礼,过早为塔利班站台。

塔利班觉得无人应邀,面子不好看,干脆取消。

而且原定的日期也不会是9.11。

那不仅是故意挑衅美国彻底闹崩,更是故意在全世界面前彻底坐实自己的支持恐怖主义身份——这是现在塔利班竭力要想淡化的,真是最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实际上,按伊斯兰世界的一般规矩,应该是在9月10日,周五的“主麻聚礼”之后进行。

再强调一次,伊斯兰世界的周五,等于基督教世界的周日。休息日也定在这一天。

塔利班还是真的想过要办典礼的。

俄罗斯的内部分歧

也就是在9月10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明确表示,俄方不会以任何身份参加塔利班临时政府就职典礼。

更明确无误的表态来自普京本人。他当天在克里姆林宫与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举行了会谈后,对记者表态:

“有些人总想和塔利班对话,不知道塔利班还在联合国恐怖分子名单上吗?

这些人的借口是:因为塔利班控制了一块土地,所以应该和他们谈谈。”

一锤定音。俄罗斯拒绝承认塔利班,甚至拒绝对话。

而在这背后,更是近一个月的俄罗斯的内部两派分歧,尘埃落定:

一派是外长拉夫罗夫为首的外交系统,鼓吹尽早承认塔利班政权;

一派是以安全会议秘书长帕特鲁舍夫(老牌克格勃)为首的安全系统,认为塔利班不能信任。

▎ 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德米特里·日尔诺夫(Dmitrv Zhirnov)

当然,拉夫罗夫也是受到下面“亲塔利班”官僚的影响。首先是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德米特里·日尔诺夫。

8月以来,他对塔利班的无条件溢美,吹捧,站台,令人感觉他都不是俄罗斯的大使,而是塔利班的大使。

其次是俄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司长,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扎米尔·卡布洛夫。这人曾派驻过巴基斯坦。

在塔利班8月16日进驻喀布尔之初,他的表态还是很冷静地“俄罗斯不会急于承认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我们将等待并观察该政权的表现。”

然而大概是受到日尔诺夫的不断鼓噪,到8月29日,他的表态已迅速变成:

“塔利班组织夺权已经是现实。我们不得不与阿富汗新政权打交道,接受这一新的局势。”

下面的事务官僚都倒向了塔利班,拉夫罗夫也就顺水推舟。

表态说,“如果阿富汗新政府是具有包容性的,俄方会接受阿富汗塔利班邀请,出席宣布新政府组建仪式。”

然而,以安全会议秘书长帕特鲁舍夫(老牌克格勃)为首的安全系统,从上到下都坚决认为塔利班不能信任,必须摩拳擦掌。

反对拉夫罗夫的外交系统的,不止是安全系统,还有总统助理,外交政策顾问尤里·乌沙科夫。

普京搞了一个类似美国白宫的体制,在实务的外交部长(国务卿)之外,又另设了一个务虚的外交政策顾问。

和美国体制一样,这两位互相拆台,希望看对方的洋相。阿富汗事态自然也涉及到两人的斗争。

就在9月9日,外交系统出身的俄联邦委员会(上议院)主席瓦伦蒂娜·马特维延科还在宣称,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将出席塔利班政府正式成立的仪式。

然而,仅仅第二天,佩斯科夫和普京本人就都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这种可能。

因为,拉夫罗夫向普京承诺的受牵制的塔利班政府根本就没搞出来,也让俄罗斯失去了干预阿富汗的最佳时机(支援潘杰希尔山谷)。

这下拉夫罗夫和他的外交系统站到了窘迫的境地。从表态来看,普京显然是怒了。

不仅如此,已经被安排到安全会议“回炉再造”,许久没露面的梅德韦杰夫也出来了,他9月11日发文称:

“根据情报部门的报告,当前阿富汗境内有数以万计的IS武装分子及其追随者,其中很大一部分在与中亚国家接壤的阿富汗北部和东部省份集结。”

说IS“数以万计”显然是夸大,大部分观察者都认为IS-KP的残余成员不超过1000人。但是要算上塔利班支持下的其他极端武装,那还真是“数以万计”。

梅德韦杰夫实际上是在提醒,阿富汗境内还存在许多被塔利班庇护的中亚民族极端武装,而且是以推翻中亚各个“斯坦”政府为目标。

在普京定调之后,就连俄罗斯的媒体报道,也发生了更明显的变化。

以前,俄罗斯媒体在报道阿富汗局势时,都会不厌其烦地在文末专门标注一段一行:阿富汗塔利班在俄罗斯被认定为恐怖组织。

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在文中每提及一次塔利班,都直接跟着一个括号(在俄罗斯被禁止活动)。

这态度太明显了。

周边国家的关注目标

前文说过,塔利班执政1.0时期,是中亚地区稳定的一大祸害。

在塔利班的支持下,大批宗教极端分子以阿富汗为基地向周边乃至车臣发动袭击。

当时规模庞大的“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乌伊运”)等极端武装不断向中亚脆弱的小国发动奇袭,恐吓打击当地的政府和民众,对当地造成相当大冲击。

因此,俄罗斯和中亚各国至今仍认定塔利班(阿富汗)是恐怖组织。

2001年,在“9·11”之前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当时主要的应对方向就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所支持的各种“伊运”。

上合组织的前身,是1996年成立的上海五国会晤机制。当时只是为了解决边境划界谈判的协调结构。包括中国和与中国有边界的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五国。

2001年1月,与中国并不直接相邻,没有边界划界问题,但却饱受阿富汗境内“乌伊运”威胁的乌兹别克提出,加入“上海五国”。

同年6月15日,各国元首在上海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上合组织自此诞生。

《上海公约》明确写到:

“确信本公约确定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无论其动机如何,在任何情况下不得为其开脱罪责,从事此类行为的人员应被绳之以法;”

上合组织的第一个实体机构,就是在比什凯克设立的“上合组织反恐怖中心”。

上合组织成立,确立中亚各国协作反恐原则,这比本拉登和基地组织实施“9·11”事件还早。

二十年光阴变幻,阿富汗成败逆转,塔利班被赶走了又回来了。

它变了一些,还有很多没变。

多个国家都表示,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关键,在于它能否——

团结各民族,各派别,组建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同恐怖势力划清界限;同各国特别是邻国建立和发展友好关系。

塔利班目前的所作所为,显然是没有达到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国家的的期许。所以,最客气的表态,也只是愿意与塔利班“保持沟通”。

那么,塔利班真的在乎这几点吗?

Baidu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