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资料类>>红色收藏>>正文
北京作家刘克俭:收藏之路(组图)
2021-12-05 14:37:52
来源:首都文学
作者:首都文学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作家名片】

    刘克俭,男,汉族,1950年生人。河北省迁安市大崔庄镇西密坞村人。初中毕业。首钢退休工人。

    多年来,是《唐山劳动日报》《唐山晚报》《迁安报》《唐山广播电视周报》 《中国乡村杂志》《迁安电视报》《首都文学》《湖南写作》《湛江科技报》《金秋》《七月读写》《燕山》《老年大学远望诗刊》《老兵网》《唐山老年》等19家报刊的业余作者。追根溯源,讲实中国好故事《冀热辽抗战史》编委。《首都文学》编委。迁安市和唐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乡村杂志》人才库2020年认证作家。《唐山老年》杂志2020年优秀通讯员。

    收藏之路

    1958年我八岁,咱们国家大搞钢铁运动时,村长带着迁安大崔庄人民公社的干部,挨家挨户的收购废钢铁。妈妈为了完成自家的废钢铁回收任务,把我们儿童淘气经常踢着玩,当做“狗食盆儿”用的“日本鬼子作战头盔”给卖了。

    中午父亲劳动回来,知道了后大发雷霆,生气地说:“咱家这个日本鬼子头盔,是我1945年秋,在西河挖砂子时,挖出来的。因为爷爷刘朝雲是小日本打死的,所以才收藏了这个头盔。”说到这里,父亲的眼泪“唰”地流下来了。

    这事说起来话长啊——

    “日本鬼子侵略咱们中国十四年,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到处建炮楼,建“人圈”,经常下乡来讨伐,民不聊生。那一年,六十多岁的爷爷去建昌营赶集,城门由全副武装的日本鬼子卫兵把守,爷爷要咱们中国人的尊严,没有低三下四地给小日本鞠躬行李。一个身背日本“王八盒子枪”的汉奸骂问爷爷:“老不死的,你知不知道‘日华亲善,共荣共存’?全县的学生正在学习‘日语’,咱们中国人见到大日本皇军必须鞠躬行李?

    爷爷气坏了,说:“你知不知道你爷爷是中国人?你愿意给你‘洋爹’鞠躬行李我不管,你为啥强迫我呀?”

    于是,被汉奸的皮鞭和日本鬼子的枪托打残。当时没有人敢去现场救他呀。爷爷咬牙忍痛爬出城门后,被乡亲们抬回家。因为当时家庭贫穷,无钱医治,不久就含冤而死了。爷爷在临终时嘱咐家人说:“咱们刘家自从遵化县大刘庄逃荒到迁安县三百年了,祖祖辈辈还没有出现过给遵化老祖宗丢脸的人。咱们家庭虽然贫穷,但是做人要有中国人的骨气!宁愿站着死,不能跪着生。低三下四地给杀人魔鬼弯腰行礼,那可不是遵化刘家干的事情。毛主席领导的八路军起来了,李运昌司令的军队经常打胜仗。小日本在中国,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啦!’小日本不滚蛋,我死不瞑目啊!”爷爷含冤走了,我们刘家永远牢记了这血海深仇。

    以前,每逢家里生活上有个“坑坎”(坑坎:生活上遇到的困难)的,父亲都会拿起这个小日本头盔来看一看,自言自语地说:今天是和平年代,眼前的困难再大,也比跑讨伐时,日本鬼子追杀咱们中国人的困难小得多呀!从而,自鼓战胜困难的决心和勇气。 

    听了父亲语重心长的一席话,全家人都很受教育。妈妈胀红着脸说:“因为你是咱们西密坞村的副村长,咱们家得带头多卖点啊!你先别着急,我找村长去,咱们用铜盆把它换回来。”于是,妈妈拿起出嫁时姥姥给她的“嫁妆铜盆”,就去找村长。村长说,收废铜铁的大马车早就走远了,不知道去哪个村子了。1958年我们村没有几家有自行车的,也无法去追收废铁的大马车。此事给父母留下了不可弥补的遗憾。

    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等我长大会挣钱了,一定给父母再买一个日本鬼子作战头盔,弥补父母的遗憾,使全家人永远牢记国难家仇。

    1971年2月,我去了首钢迁安铁矿上班,我受工友张春生的影响,爱好上了收集古董,同时还有点利润。星期日经常骑自行车下农村收集古董。

    我清楚记得,1978年在青龙县农村,一位老爷爷拿出了这个日本鬼子作战军盔,问我这个是不是“古董”?你收不收?

    当时,我突然想起了1958年大搞钢铁时,妈妈卖走的那个日本鬼子头盔,想起了父母的遗憾。我喜出望外的接过来,爱不释手,花了五十块钱,买来这个头盔。

    回到家父亲看见后,高兴地说:“你真理解我,这个日本鬼子头盔是国难家仇啊!是小日本屠杀咱们中国人的罪证。挣多少钱也不能卖呀,要永远留着。”

    我记住了父亲的话,从此看见日本鬼子侵华的文物,不惜任何代价,千方百计也要买到手。

    1980年,我和同行骑自行车下乡,去青龙县八道河一带收集古董,在那个村子喊了半天,就买了几枚古钱币,没买到一件理想的文物。我没精打采地骑着自行车出村,往邻村走去。我到了离村子很远的僻静的地方,后面有一位大哥骑着自行车追来,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小弟慢走,你是收购古董的吧?”。这时,我的大脑“嗡”的一下,马上感觉到事情不妙,是不是刚才卖古钱币的家人反悔了,要求退货不卖了呀?这也是我们下乡买古董时最害怕,而且不常见的事情。

    于是,我下了自行车,边走边说:“大哥,我是买古董的。但是,我们一块是两个人,你家的东西是不是卖给我了?你家卖的是啥古董啊?”

    追上来的大哥说:“我家没有卖给你们东西,我想卖给兄弟一个小瓷瓶,咱们都停下车来,你看一看。这时,我的心才平静下来。大哥支好自行车,从车子后边的割草筐里,拿出来一个“家织布”缝的口袋,取出来这只37厘米高,粗糙、稀见的瓷瓶。瓷瓶正面的图案好像是一根带叶子的玉米,背面的题词是:集团部落建设纪念,康德十年秋,青龙县公署赠。

    我仔细地看完后,感到很稀少,还带有青龙县的款儿,没有见过。但是,此瓶是“浆胎”(即粗瓷),又是单只不成对儿、不值钱。

    我问青龙大哥:“哪一只呢?”大哥说:“我父母说过,它是‘独生子’,没有哪一只。”

    我说:“你的小瓷瓶是承德宽城瓷,是浆胎,又不成对儿,只能给你20块钱。”

    青龙大哥说:“我爹……我爹说五百块少一分也不卖!”几经我讨价还价,逐步上涨,大哥就是一口价。

    最后,我报着赌一把的心理,一狠心买下了这只稀见的、“家门口落款儿”的小瓷瓶。因为我家离青龙满族自治县的边界只有六公里。我们迁安县与青龙满族自治县以万里长城之分,青龙县居长城北麓,迁安县位居长城南麓。

    在与同伴事先约定好了的村外,我等待着同伴的到来。我与同伴互相交流了“收获”。我的同伴说:“这个浆胎单只瓷瓶,我也没有见过,啥叫集团部落呀?虽然稀少,但是浆胎,一百块钱也不好卖,你得赔一个大窟窿。”

    我夫人从学校放学回家看见后,生气地说:“这个小浆胎、单只瓷瓶,把咱们俩四个月的工资都得赔进去。”事情传开,邻村文物同行都来看热闹,有的说:“留着吧,一百年以后,你重孙子卖时一定会挣钱。”这一把,我赌输了!

    晚上我拿着瓷瓶去父亲家,才知道集团部落的来历。父亲语重心长地说:“满洲国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的大布告上叫集团部落,咱们老百姓管它叫做‘人圈’。这是1942年小日本在万里长城沿线建立‘千里无人区’时,青龙县公署奖励给那些为日伪军效劳有功的汉奸走狗的奖杯。一个村子也就是伪保长,伪甲长,给小日本卖命有功的汉奸走狗才能拥有。所以此瓶存世数量极少。”

    “我听说过,没见过,留着吧,有用处。”于是,父亲的话匣子又拉开了:“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千里无人区呀。”

    1940年以来,毛主席领导的抗日队伍,在万里长城内外发展壮大,八路军冀东军区的李司令镇守万里长城沿线。小日本连遭失败。小日本为了切断共产党八路军与抗日群众的联系。1942年春,把万里长城内外四公里以内的民房,都放火烧掉。然后武装逼迫乡亲们搬进集团部落里去生活,集团部落的四周围是高墙铁丝网,大门由全副武装的日伪军把守。小日本制造了惨无人道的长城千里无人区。

    千里无人区涉及青龙、兴隆、迁安等十一个县,集团部落总数达两千五百多个,总面积达五万多平方公里,武装驱赶中国群众一百四十多万人,大约有十二万群众惨死在无人区里。

    咱们北邻村——大庄的民房都被日本鬼子给放火烧了,农民刘开山等人,因为反对日本鬼子烧毁民房建无人区,不愿意去住人圈,被日本鬼子扔进烧房子的熊熊大火中,活活地给烧死了。

    咱们北临村白羊峪村的民房,先后被日本鬼子放火烧了八次之多,最后连一个看场窝铺都没有给留。他们就住过人圈。这就是发生在咱们家门口的真实事儿。这只集团部落纪念瓷瓶,就是那段血泪史的见证。当时在咱们老家流传着这样几句顺口溜——

    “鞭打枪杀逼出门,日寇凶残烧众村。无人区有巡逻队,有家难进贼看门。集团部落众乡亲,刺刀尖上熬十春。讨要无门闯关东,逃荒路旁埋亲人。”

    听了父亲语重心长的一席话,我心里暗暗地高兴,这一把我“赌”赢了!

    这只稀见的瓷瓶挣多少钱我也不卖了,要永远教育我的后人,记住小日本在我们家门口,制造千里无人区的血泪历史。

    自从1973年以来,为了牢记国难家仇,我还陆续地收藏了“大满洲国”纸币、铜币、铝币、镍币、红陶币、日伪冀东政府铜币、大满洲国纪念邮票。还有侵华日军的办公椅、小皮箱、手炉、木挂钟近百件文物等。凡是父亲说“有用”的文物我都不卖,收藏起来。

    2021-12-05,河北省的报纸刊登了,青龙县杨佐琪主任收藏的同样纪念瓷瓶,更加深了我对这只瓷瓶的认识。从此,这只小瓷瓶的政治地位提高了,价格也抬起来了。

    (据我所知:小日本侵略中国14年,一共烧造了两样带有“官窑款”的瓷器;第一件,纪念满洲国银行建行一周年,烧造的一对“茶叶罐”。第二件,就是伪青龙县政府烧造的这件单只的纪念瓷瓶。)

    2021-12-05小日本投降后,这只“奖励”瓷瓶变成了青龙县乃至全中国人民的“罪瓶”。当时被日本汉奸走狗自己销毁一大部分。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又经过多次政治运动,特别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至今,这只唯一记载小日本搞集团部落建设,制造千里无人区罪行的瓷瓶,就更寥寥无几了。

    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青龙县农村的大哥,不在自己家门口卖给我这只瓷瓶?而是跟踪我到村外,是因为怕将来涉及到政治,麻烦会找到他家,届时“功瓶”恐成“罪瓶”,留下“后患”啊。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共和国同龄人@金铁华的收藏故事(组图)
·下一篇:无
·钟自炜:红色收藏的行家——洪荣昌(图)
·特稿:红色收藏的行家——洪荣昌(图)
·中红头条-金梅、陈胜:中国文化信息协会红色收藏工作委员会捐赠文物史料活动在京举行(
·共和国同龄人@金铁华的收藏故事(组图)
·杨翔飞:中国文化信息协会红色收藏工作委员会庆祝建党九十九周年系列活动,走访慰问志
·特稿:中国文化信息协会红色收藏工作委员会庆祝建党九十九周年系列活动,走访慰问志愿
·特稿:吕焕皋:充满传奇的红色收藏家(组图)
·特稿:吕焕皋:充满传奇的红色收藏家(组图)
·特稿: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向宁夏固原李存吉红色文化大院颁发《红色收藏展览
·张祖仁:我的收藏主要围绕爱国主义教育为主题,英雄、领袖,红色收藏为主藏方向
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
5、声明:凡投稿者一经采用,一律没有稿酬,且版权归中红网所有!
北京作家刘克俭:收藏之路(组图)
北京作家刘克俭:收藏之路(组图)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无锡入选作品《回首长安》
张鲁文:七律·国家公祭日感作
特稿:七律·国家公祭日感作
毛泽东的中医情结:称其为中国对世界贡献之首(组图
毛泽东的中医情结:称其为中国对世界贡献之首(组图
毛泽东的中医情结:称其为中国对世界贡献之首(组图
史嘉平:浅析“立人文化”(组图)
特稿:浅析“立人文化”(组图)
特稿:2015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2021-12-05,毛主席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怀念
特稿:图说谁参加了叶选宁的遗体告别(组图)
特稿:痛悼李昭 怀念耀邦——李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特稿:深切怀念李昭同志 齐心同志送来花圈(组图)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特稿:最后一位开国中将王秉璋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
特稿:老一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长子谭淮远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粟裕大将夫人楚青遗体送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情满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首次来到
特稿:开国中将陈先瑞夫人王彦同志在京逝世(组图
特稿:贺晓明、林炎志等晋绥革命后代赴兴县迎17名
特稿:毛泽东亲属赴朝鲜祭奠志愿军烈士(组图)
特稿: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在京病逝(组图)
特稿:高波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湖北红安举行开国上将王建安诞辰110周年纪念
特稿:季振同黄中岳冤案始末(组图)
特稿:红西路军后代2017年新春团拜会(组图)
特稿:《共和国将帅肖像油画集》及画像赠送仪式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邮箱:js88@vip.sina.com
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0340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50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