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叛逆青春】(第六章——做我的狗)作者:啤酒

2021-10-16 21:27:32

【叛逆青春】(第六章——做我的狗)

作者:啤酒
2021-10-16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六章——做我的狗

  市一中高一6 班。

  张梅站在窗外观察着教室里的学生,作为班主任她不仅仅负责数学课程,学生的综合成绩也是她关注的重点。像往常一样,张梅在其他老师上课时来看看学生的状态,她知道现在学生的心态,有些孩子在她课上认真,在其他老师的课堂上就不一定了。

  这节是历史老师吴施莹的课,讲台上的吴施莹看到张梅对着她笑了笑。教室里的同学们也反应过来装模作样摆出一副我很认真的样子。张梅也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这个才从师范毕业的小姑娘没有太多好感,吴施莹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对待学生太过温柔,刚才好几个学生交头接耳也没见她去制止,作为一位老师,特别是市一中的老师,这在张梅看来实在是不合格。

  别人有关系能够在一中待,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张梅摇了摇头自己的班偏向理科,吴施莹的历史教的在差最终也不会影响什么。刚准备回办公室,就看到教室里于旺在发呆,其他同学看到自己来了还会装装样子,这个于旺一点反应都没有。

  张梅向看见自己的女儿指了指发呆的于旺,张宝宝会意伸手拍一下右手边的于旺。

  “干嘛?”于旺还在思考昨天林倩为什么拔他的阴毛,张宝宝的动作牵动背后的伤口,疼痛让于旺语气有些不耐烦。

  张宝宝对着窗外噜噜嘴,于旺转头看见张梅表情不善地看着自己,先是心里一跳,接着又生出一丝气愤。如果不是张梅出卖自己,妈妈也不会发现自己看小说,自己也就不会挨打,更不会被拔阴毛!

  明明答应我不会和妈妈说,最后还是出卖我!

  于旺想到这里干脆不理会张梅的目光,双手抱胸,扭头看向左边窗外,右手食指习惯性地开始敲打左手手臂。

  年轻人世界是单纯的,特别是一个只有16岁的男孩子来说,对于事情背后意义他无法深思,他不怨恨林倩地毒打,毕竟是他自己看乱伦小说在先,但是作为老师的张梅违背承诺出卖自己却是于旺无法容忍的。

  这孩子吃错药了?给我脸色看?等下课再说,不听话!就算你是丰哥的儿子我也一样收拾!

  张梅不禁有些哑然,又有点生气,她感到作为老师的尊严受到了学生的挑衅。

  这是吴施莹的课她不好当场发作,忍住心里怒意转身离开。

  王易一直在偷偷观察于旺和张宝宝,由于昨天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妈妈,他对于旺产生了一丝心虚。从早上来到学校,王易没有和同学说一句话,刚才于旺激地张梅冷着脸离开,他心里有些奇怪又有一丝不安,他觉得于旺越来越让他看不明白了。

  “牛逼啊于旺同学,都敢给我妈下眼药了。”张宝宝笑着转过头对于旺说道。

  “哼!”于旺冷哼一声,也不去理张宝宝,他心里也在埋怨张宝宝的狗屁计划,什么诱导妈妈发现乱论小说?什么让事情继续脱离控制?

  狗屁!全是狗屁!

  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传来一阵欢呼,吴施莹看着这群激动的学生说:“还不快点去打饭,晚了只有喝汤了。”吴施莹岁数不大,与这群孩子相处时更像是朋友,没有一点老师的威严。

  一群人蜂拥而出,生怕自己走慢了只能吃剩菜。

  于旺也起身,张宝宝突然叫住他:“于旺,等一下再去,我有事跟你说。”

  王易已经走到门口,听到张宝宝的话转身回到座位假装翻找东西。

  “干嘛?”于旺有些不耐烦。

  还没等到回话,张贝贝从前排走过来说:“姐,走去吃饭,晚了没菜了。”

  边说边伸手去挽张宝宝的手臂。

  “贝贝你先去,帮我和于旺打两份饭。”张宝宝抽回手捏捏贝贝的小脸笑着说。

  张贝贝睁大眼睛看一眼姐姐又转头盯着于旺,于旺被她的目光扫过表情有些不自然僵硬地偏过头。

  “哦,姐你快点哦,凉了就不好吃了。”贝贝一脸委屈地答应张宝宝,走到门口还回过头来看几眼于旺。

  于旺扫一眼教室,只剩他、张宝宝和翻找东西的王易。

  “你到底要干嘛?”

  “昨天说的计划怎么样了?”张宝宝扫一眼王易说道。

  于旺也看了看王易说:“别提你那狗屁计划,差点害死我!”

  “嘻嘻,怎么了?”张宝宝笑嘻嘻问道。

  看着翻找半天都不走的王易,于旺对张宝宝使个眼色。心领神会的张宝宝拉着于旺的手走出教室。

  王易正竖起耳朵偷听,余光看着两人手拉手离开教室心里醋意更盛,悄悄跟上两人。

  市一中食堂。

  张梅看着张贝贝桌前放着三份饭菜,直接坐下拿起筷子直接吃起来。

  “妈妈,这是给姐和于旺打的饭,讨厌—— 我又要去排队打一份。”张贝贝埋怨道。

  “于旺和宝宝?他们人呢?”张梅没有多想。

  “在教室吧,姐说要和于旺说点事,叫我帮他们打饭。”

  张梅抬手看下时间,已经12:50了吴施莹不会拖堂,什么事要说50分钟还没完?张梅有种不好的预感。

  “妈妈我跟你说个事,你别生气啊。”张贝贝看着张梅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事?”

  “我觉得姐可能在和于旺在谈恋爱。”张贝贝看着张梅把心中的猜测说出来。

  “不要乱说你姐姐,她知道不收拾你。”张梅心里有些惊疑不定,但嘴上还是在维护大女儿。

  “我第一次见姐和男生单独说话,而且我在旁边他们还不说,故意把我支开。”

  张贝贝单纯但是不笨。

  张梅心里咯噔一下对张贝贝说:“别胡说,你不是要给姐姐打饭嘛?快去,等会没菜了。”

  看着张贝贝起身去打饭,张梅不由思索,如果真如贝贝所说,事情就有些复杂了。作为老师张梅一向反对学生谈恋爱,更何况是自己情人的儿子和自己的女儿。

  看来找于旺谈话的时间得往后推,先从宝宝哪里入手,晚上回家先试探一下她。

  这时张宝宝和于旺一起来到食堂,张梅不动声色拿起餐盘起身离开。

  市一中杂物室。

  张宝宝拉着于旺打开杂物室门走进去,杂物室的门锁坏了,为了防止有人突然进入,张宝宝推过一个柜子从里面挡住门。

  于旺拉过一张体育课用的垫子坐下,看着张宝宝推柜子于旺心里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心里有些期待但嘴上还是说:“干嘛推挡住门?你心虚啊?”

  “嘻嘻,我是不会心虚地,我是怕某人心虚。”

  张宝宝笑嘻嘻地坐到于旺身旁回答,于旺又闻道少女的幽香忍不住说道:

  “宝宝,你身上好香。”

  张宝宝故意拿头发扫了扫于旺的鼻子逗于旺说:“我用的海飞丝,嘻嘻。”

  海飞丝?我还用飘柔呢!哎,不对,又被这个魔女带偏了。

  气氛瞬间被破坏,于旺有些姗姗的偏过头。

  “昨天的计划怎么样了?”张宝宝继续用头发轻抚于旺的脸颊。

  “什么狗屁计划,你完全是在胡说八道。”于旺有些生气。

  “怎么了?昨天你拿你妈妈的内衣自慰了嘛?”张宝宝疑惑道。

  于旺不说话,站起身撩开衣服把背上的伤痕展示在张宝宝的面前。

  “哇,这么狠?小变态你昨天强奸你妈妈了?”张宝宝吃惊道。

  于旺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张宝宝,张宝宝听完咯咯笑个不停。于旺有些气愤对张宝宝说:“你还说你了解强势的人,还引导我妈发现乱伦小说,差点被你害死,现在我可惨了,你那些狗屁计划根本行不通。”

  “不要生气嘛小变态,我是有些低估了你妈妈的强势,鉴于你受到了妈妈的虐待,就由本魔法少女用爱来安慰你。”张宝宝笑嘻嘻地对于旺说道。

  王易远远跟随两人地脚步,他不敢靠的太近怕被发现。

  他们走去储藏室干什么?

  储藏室在教学楼的负一楼,属于半地下室,在教学楼后面有一个换气窗。

  王易绕到教学楼背后,观察一下四周小心跨过花台,他靠近地下室窗户蹲下,他180 的身高蹲下也高出窗户不少,他左右看看趴在窗户前看向里面。

  张宝宝站起来从校服口袋里拿出一条红色蕾丝内裤,于旺看到内裤眼睛都直了。

  “你要干嘛?”于旺咽下口水说道。

  张宝宝笑嘻嘻地拿起内裤,用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撑开内裤说:“好看嘛?

  小变态。”

  “不好看!”于旺眼睛就没离开过内裤但还是习惯的嘴硬。

  “嘻嘻,这是我妈妈前天换下来的原味内裤,小变态,喜欢吗?”

  张老师的内裤!我的天呐!张宝宝这个疯子!

  “不喜欢!”于旺狂吞口水,肉棒开始发硬。

  “我就喜欢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样子,嘻嘻,可爱,想日。”

  张宝宝拿起内裤套在于旺头上。

  于旺很想制止张宝宝的动作,但身体怎么都不停自己使唤,任由内裤套上自己的脑袋,张宝宝拉了拉内裤把于旺的鼻子也遮住。

  张老师的味道!张老师的味道!张老师的味道!

  于旺脑海里就只剩下这一个念头,忍不住狂嗅,肉棒涨的发痛。

  “躺下!”张贝贝命令道。

  于旺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下意识的听令躺下,背后的伤口牵动痛感传来,清醒几分马上又坐起来。

  “贝贝躺着痛。”于旺很期待接下的事,但背后的疼痛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呵呵,转过去趴下!”张宝宝脸上又开始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语气带有几分凌厉。

  于旺有些害羞,趴在垫子上这个姿势实在是羞耻,他犹豫着不动。

  张宝宝蹲下把头靠在于旺耳边说:“听主人的话,趴下就让你体会比昨天还舒服的事。”

  克苏鲁的呻吟又又又来了,被欲望侵蚀的少年瞬间沦陷。

  于旺转过身双手交叉,头埋在手臂,膝盖跪在垫子上翘起屁股。

  这姿势太羞耻了,肏,我就像一条狗,嗯……不对?主人?哦—— 在于旺刚发现张宝宝话语里的不正常时,张宝宝已经张开双腿跪在于旺身后,下体贴着于旺的大腿后侧,上半身倾向于旺,一只手揉着于旺的屁股,一只手隔着内裤握在于旺的肉棒上。

  “小变态爽吗?”张宝宝面色潮红,左手狠狠地抓一把于旺的屁股。

  于旺咬着牙不说话,太羞耻了,实在是太羞耻!于旺觉得自己就是张宝宝手里的玩具,自己不应该被她这样玩弄,但身体的快感让他迟迟不能付出行动。

  “以后你听主人的话,这样快乐的事情会更多哦!小变态,叫主人!”张宝宝越说越兴奋,左手不停地揉搓于旺的屁股。

  肏!这个变态揉我屁股,肏!哦—— 我居然觉得有点舒服!妈的,我一定是疯了!哦—— 好舒服—— 啊啊啊,太羞耻了,这个该死的魔女!

  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叫出主人两个字,于旺把头埋的更深咬牙装死,肉棒上撸动的快感和屁股上被揉搓的舒服让于旺忍不住呻吟。

  “嗯—— 哦—— ”

  趴在外面的王易完完整整的目睹了张宝宝和于旺的色情游戏,他惊呆了。看着一脸红晕的张宝宝玩弄着头上套着内裤的于旺,王易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还能这么玩?不是,他们怎么能这样!太变态了!

  王易的观念再次被重塑,昨天还以为张宝宝和于旺在谈恋爱,于旺威胁张宝宝发裸照,现在看来是张宝宝纯粹在羞辱于旺。

  被眼前事实冲击到王易,思绪有些混乱,内心虽然充满不解,可是少年的身体最为诚实,发硬地肉棒虽然隔着校裤,但地面的坚硬还让王易有些疼。

  他调整一下姿势,屁股微微撅起,觉得自己现在和于旺有些像,羞耻感让他脸上有些发烫。

  张宝宝手有些酸,她直起身子时不经意间瞟到了王易,视线一碰王易心里一惊准备起身逃跑却发现张宝宝对他一笑,然后不再看他,王易压住心里的不安继续观看眼前的表演。

  张宝宝跪坐在自己小腿上对于旺说:“来,躺倒主人怀里。”

  于旺迷迷糊糊的听从命令,躺倒张宝宝怀里。张宝宝换只手揉搓肉棒,另一只手轻掐于旺的乳头。被快感和羞耻烧晕的于旺忍不住呻吟:“哦—— ”

  张宝宝突然看向窗外的王易大声说:“叫我主人!做我的狗!让你更加舒服!”

  王易被吓了一跳,眼前的张宝宝莫名其妙的话语他感到可怕,再也忍不住起身逃离。

  于旺也被惊的清醒几分,刚才的羞耻让他生出几分怒意咬牙说:“你做梦!

  你这个小荡妇做我的狗还差不多!”

  “我做你的狗,你做我的狗,我们做一对狗男女。嘻嘻”于旺的话张宝宝不以为意,手上动作加快,张开双唇咬住于旺的耳朵。

  快感再次支配于旺的大脑,他很想再斥责张宝宝几句,可话到了嘴边却化成无意识的呻吟。

  “狗哥哥快射吧,狗妹妹饿了,还要去吃饭呢—— ”

  张宝宝握紧肉棒加快速度撸动,不停的用语言刺激于旺。

  “射吧,射出来!”

  张宝宝再次加快速度,伸出手扭过于旺的头,对着于旺吻过去。张宝宝的小香舌在口腔乱窜,于旺用舌头笨拙的回应。

  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好舒服,宝宝的舌头好软。

  于旺迷醉地闭上眼睛默默享受,他有些沉醉张宝宝得玩弄了。

  快感有些克制不住,于旺想起昨天妈妈发现自己射在内裤上的事,他努力把头后仰,离开张宝宝的小嘴说道:“宝宝,不能再射内裤里,我妈妈会发现的。”

  “发现就发现,我才不管呢—— 嘻嘻”

  张宝宝不理会于旺的请求,两只手环过于旺的腰同时握在肉棒上套动,头靠近于旺把小舌头伸进于旺的耳朵。

  “哦—— ”

  成倍的快感传来,于旺再也克制不住又一次喷射在内裤上。

  江庭小区王易家。

  许蕾有些惊异的看着丈夫昨晚换下的裤子,拉链附近残留干燥痕迹,虽然丈夫说这是喝酒时打翻了杯子,但许蕾看得出那并不是酒的痕迹。

  丈夫刚才接到公司电话匆匆出门,许蕾拿着裤子站在洗衣机前有些愣神。犹豫半天还是拿起裤子在鼻子前问了问。

  这气味?

  虽然干泽的痕迹留下的气味稀薄,许蕾还是闻到了淡淡的腥味,这气味她一点也不陌生,放下手中的裤子,回到客厅的沙发上。

  “怎么办?”许蕾喃喃道。

  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在一起生活10年,许蕾早就离不开于丰的关心和陪伴。

  儿子王易失恋痛哭,儿子于旺收到女同学的裸照,现在又发现丈夫出轨,几件事交织在一起让这位温柔的人妻心情难受到想哭。

  上一次体会到这样的心情还是自己收到亡夫意外身亡消息的时候。许蕾又不免想起于丰当时的陪伴和照顾,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

  许蕾你要坚强,你不是只会看言情小说流泪的小女孩了,事情可以一件一件的解决。嗯,就先从小旺的事开始!然后找出狐狸精,不能让她破坏自己的家庭!

  许蕾压住心里的委屈,挥了挥拳头给自己打气,起身走进卫生间。

  石墨工厂前。

  于丰接到工厂员工给自己打电话说环保局的人来了,于丰对妻子交代两句连忙赶到现场。平日里对环保局上下打点不断,这次一点风声都没收到怕是要出大问题。

  于丰堆着笑给身前的环保局成员散一圈烟,然后笑着对其中领导说:“黄队,不用封厂吧,排水设施我马上安排人整改,公司和日本、韩国的企业签了合同,要是把工厂给封了,不能按时交货,违约金我赔不起啊,黄队通融通融。”

  穿着环保局制服的黄队抽口烟说:“于总,这次是上面直接点名你们工厂,说是工厂排水污染严重影响了周边居民的生活,局里开会决定封厂整顿,这事兄弟我做不了主,抱歉。”说完带着一堆人走进工厂。

  黄队说的很直白,也算对得起于丰平时的结交。于丰皱起眉头拿出手机拨出环保局局长的电话。

  “喂,郑局,我是丰旺石墨的于丰,哎,打扰您了,我这边……嗯……嗯……好的谢谢郑局,晚上有空吗,我请想您吃饭,嗯,嗯,好的,改天我做东您一定赏脸,好的再见。”

  于丰挂掉电话呼一口气,电话里郑局提到工厂污染问题被人举报到了省里,副省长点名批评,他这边压力很大,他让于丰自己找找省里的关系。

  市里的关系这次怕是不起作用了,于丰无奈的摇摇头,犹豫一阵,拨打出林倩的号码。

  市一中高一6 班。

  王易浑浑噩噩的坐在教室,混乱的王易连午饭也没吃,在杂物室看到的一切让他深深怀疑整个世界的真实性,可是眼前老师认真讲课的画面又不断提醒着他这是真的。

  瞥一眼和往常一样发呆于旺,又瞥一眼认真上课的张宝宝,王易无声叹息。

  这还是我认识的张宝宝?

  又想起昨晚自己为张宝宝的裸照伤心哭泣,少年人内心说不出的滋味。

  一向认真的王易完全没有心思听老师讲课,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王易直接起身走出教室。

  王易恍惚间来到顶楼,他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静静。

  “王易同学,一个人躲在楼顶,准备自慰吗?嘻嘻。”

  王易听到声音,转身看着张宝宝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他愈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站在哪里愣愣地看着张宝宝。

  “中午看的爽吗?”

  爽吗?当时只觉得当时肉棒在地面上摩擦生痛。

  “想不想像于旺那样舒服?”张宝宝向前走几步,踮起脚尖在王易耳边轻声说道。

  像于旺那样?脑海中不由回想起于旺像条狗一样被张宝宝玩弄。

  “宝宝,你为什么给于旺发裸照?为什么要玩弄于旺?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不好,如果你和于旺在谈恋爱,请不要在这样了。”王易很想回答想,但是十几年来树立的观念,让他把心底的疑惑和不满一股脑的说出来。

  “谈恋爱?我想你是搞错了,于旺只是我的玩具。嘻嘻。”

  “玩……玩具?”王易完全搞不懂张宝宝了,眼前的少女让他陌生的可怕。

  越想越是不明白,一团浆糊的王易头痛的厉害,一只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慢慢蹲下。

  “王易,你喜欢我嘛?”

  喜欢吗?如果没有看到中午发生的事情,肯定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喜欢的知道张宝宝给于旺发裸照自己还躲在被子偷偷的哭泣。但是现在……王易抬头看一眼面容可爱的张宝宝,烦闷充斥他的内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低头不语。

  张宝宝看着不说话的王易勾起嘴角,一只手扶住栏杆,蹭掉一只鞋子,把脚举到王易脸前。

  “把我袜子脱了。”张宝宝不可置否的说道。

  王易呆呆的看着眼前张宝宝的脚,粉红色的袜子上面还一只可爱的兔子,穿了半天的袜子还透着淡淡的汗味。大脑混乱的王易不由自主地用左手抓住脚踝,右手脱下袜子。洁白可爱的小脚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他眼前,张宝宝还调皮的动动晶莹的脚指头,王易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喜欢吗?”张宝宝蛊惑道。

  “喜……喜欢。”王易喃喃道。

  “含住!”张宝宝脸上又升起不正常的红晕。

  已经彻底放弃思考的王易张开嘴含住张宝宝的大拇指,下意识的还用舌头舔了下。有些酸涩的味道传到王易的大脑,让他清醒几分。

  宝宝的脚被我含在嘴里!我到底在干什么?嗯……有点酸,但是舌头为什么不听使唤,不要舔啊,王易!

  就在王易内心挣扎时张宝宝却突然收回脚,王易抬头迷茫地看着张宝宝。

  “王易,想继续舔嘛?做我的狗,让你舔个够!”张宝宝嘴角带笑对王易说道。

  王易目瞪口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