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乐|直播|二维码下载 市级领导挂帅,划分战区,将攻坚作战任务逐级分解,明确攻坚作战的时间节点与责任人。

作者:replays

积分:0

  • 文章1753
  • 阅读628911
  • 评论0

中国传媒大学徐力:从业者的难,源于行业的难

编辑:replays来源:互联网更新时间:2021-09-20 11:09:57

  

1581079211toH.jpg


  前言:在过去一年里,电竞行业的从业者最大的感觉是:我太难了。

  有人一年都没怎么休息过,有人为了生存在努力着,还有人过着欧美国家的时间……各有各的难处。

  2019年,电子竞技有了长足的发展,尤其在各个地方的支持下开始了破圈走入主流的过程。

  很多人都能看到电子竞技的蓬勃发展,但忽视了他背后千千万万从业者虔诚的工作者。

  更“可怕”的是,这些从业者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在“热爱”和“梦想”的动力下从事着自己的工作。这正是一个电竞行业最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

  2019,“我太难了”,但电竞好起来了!

  人民电竞致敬每一位电竞行业从业者!

  人民电竞·年度专题:我太南了

  

1581079157V3h.jpg


  出品|人民电竞

  作者|芦文正

  编辑|Kevin

  题图|采访对象提供

  “现在行业和从业者面临的最大困难,还是电竞的社会身份和价值一直不能被正视。现在,LPL、KPL在全民中有很大的受众,S赛、TI等也在掀起电竞热潮。然而,热潮退去之后能不能扎根,取决于电竞行业的身份和价值能不能被认同。身份和价值问题,是现在一直在困扰电竞的持续性的问题。”

  除了电竞的身份和价值问题,市场培育、竞争空间、游戏产品的周期等,也都是行业存在的客观问题。

  因此,谈及电竞行业的难,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口语传播系主任徐力认为,电竞行业的发展难点,是造成业内从业者感到“我太难了”的根本原因。

  从爱好到工作

  红白机、街机、小霸王陪伴下成长起来的80后,很自然的成了中国第一批接触到电子游戏和电子竞技的人。徐力,也是这些80后游戏爱好者中的一分子。

  2015年,徐力的一个老朋友从美国回来。十年未见的老友,选择去网吧追忆青春。然而,很久没去网吧的徐力发现一个跟之前不太一样的现象:与他们读书时去网吧不同,现在的年轻人去网吧除了打游戏,还有不少是看别人打游戏的。“当时我就觉得,电竞的转播和直播,或许对人们是有吸引力的。”

  

1581079170R0h.jpg


  作为一名已经在中国传媒大学任教的老师,徐力本就专注于研究传媒产品如何吸引受众。这次在网吧的意外收获,让他开始重新审视以电竞为内容的媒体产品,也开始思考电竞解说和体育解说的异同。

  基于猜想,或者“对未来的直觉判断”,徐力按照自己擅长的体育解说领域的既有理论,开始研究电竞解说。“它可能蕴含着未来,我们把电竞赛事看作体育赛事大家庭的一分子,统一称之为‘体育竞赛表演’。除了理论基础,我们还观察大家比较喜欢的电竞解说员,例如娃娃、米勒,用前线的实践经验去完善关于电竞解说的理论。”徐力说。

  2017年,徐力的研究方向搭上了时代的列车。《王者荣耀》大火,电竞从小众的领域变成了几乎全民参与的竞技项目,随之爆发的是相关的内容产品。当时,很多公司前往中国传媒大学找到徐力,表达关于电竞解说培训的需求。随着徐力对这个领域的研究进一步加深,中国传媒大学也在2018版教学大纲中,加入了电竞解说的专业选修课。

  工作中的难

  当一个爱好变成工作的时候,难免会遇到一些挫折。作为游戏爱好者的徐力,在进行电竞解说的教学时,也遇到了一些困难。

  在徐力看来,电竞的社会身份和价值并没有被一致认可,算是个“低调”的领域,很多人不了解电竞。随之而来更大的困难是,一些对电竞没有认知的人,会误以为高校开通相关课程是鼓励学生打游戏,这是歧见,比不了解行业更可怕。“一开始我做电竞相关的工作,也以为最大的困难是同事对此可能不认同,但后来发现,对于进行电竞解说的教学来说,学生们的误解是更大的阻碍。”徐力说。

  对于这种阻碍,徐力想出的解决办法是不断地强调“电竞不是简单的打游戏”,并通过技巧性的提问和引导,通过“FPX或者IG在世界大赛上夺冠,许多青年自发高唱国歌”之类的现象,先让大家的认知扭转。这是其他人接受“电竞背后蕴藏着社会价值并可以创造经济价值”这一观点的基础。

  

1581079176vQj.jpg


  除了电竞的认知问题,作为电竞的载体,游戏的火爆周期与人才培养周期的时间差,是否也是电竞解说这个细分领域要面对的困难呢?

  徐力认为,时间差的问题并不存在。在培育人才的时候,绝不是按照一款游戏去培养的。就像播音主持专业,既要按照新闻联播的要求培养新闻播音技巧,又要按照娱乐节目的要求培养综艺主持技巧。遵从这个原则,电竞解说,也会针对不同游戏类别分别进行技巧教学,只要有电竞解说这个岗位,无论是MOBA、FPS还是竞速类、卡牌类,他就都能够胜任,所以,具体游戏项目不会对电竞解说人才的培养造成困难。

  困难以外是希望

  为什么电竞领域发展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电竞领域还有那么多人坚守呢?

  徐力表示,电竞是个具有鲜明职业属性的领域。把“电竞”这个限定词去掉,解说、设计、新闻、营销都存在于各个高校的专业列表中。加上“电竞”,更多的是加上了特殊的工作范围和领域。

  “当今时代需要电子竞技比赛或者传播,它是社会娱乐工业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有市场需求,有资本推动,所以肯定是要有人从事相关行业的。并不是因为它难或者不难决定了有没有人做,而是因为社会需要。这种需要,可能来自于看好电竞发展的资本,可能来自于游戏厂商,可能是电竞爱好者,总之是有市场需求的。”徐力说。

  社会需求导致了电竞行业从业者的出现,此外,人类追求衣食住行以外的娱乐生活,是几千年文明遗留下的习惯和传统。徐力总结道:“不是我们要举办电竞赛事,而是电竞赛事要求我们将它从构想变成现实。”

  

1581079183AHl.jpg


  谈及2020年对电竞行业的期待,徐力称,电竞未来一年的发展仍然值得从业者期待。他说:“《英雄联盟》手游,它可能很快要上线,这或许会带来一波新的热潮;另外,腾讯和任天堂一起推出的游戏设备,也会刺激电竞市场的新需求;还有就是5G,它的应用对于游戏产业和电竞产业都会有一些新的机会,比如虚拟现实的赛场会催生游戏和竞争的新形式;再有一个,东京奥运会,日本是游戏大国,传统体育和电竞可能会在东京有一些新的故事。”

  对于自己所处的电竞教育领域,徐力表示,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对电竞产业有更全面的认知,希望大家意识到做电竞不是恣意地打游戏,还有很多辛苦和挑战。“抛开对电竞解说的很多幻想,踏踏实实地把它当作一份平凡的服务工作,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


赞吧APP大嘴直播
百度